宏星网>综合>从浙江名校退休,他去贵州大山当支教校长

从浙江名校退休,他去贵州大山当支教校长

访问:2902发布时间:2019-11-30 18:19:42

摘要: 谁能想到,此举竟是一位“支教校长”初来乍到时所为。前一天,他是在北京上台领奖的“时代楷模”;这一日,他回归成那个放不下大山里学生们的支教校长。当时他刚从杭州学军中学校长的职位上退下来,拖着大病初愈的身

陈丽群把两位老师叫到办公室,拍了拍桌子。“明天不再上课!”

两名教师被连续停职——这一大动作震惊了黔东南教育界。

谁会想到这是他第一次来这里时“支持校长”的行为。

三年前的夏天,刚刚退休的陈丽群从杭州来到离贵州1400公里的台江民族中学。从一所著名的浙江学校“考一个比考清华大学更难”出发,陈丽群去了泉州的一所贫困学校,那里全年只有一个人被录取。

三年来,台江民族中学实现了奇迹般的反向进攻。

9月16日晚上9点,刚刚从北京乘高速列车返回台江近10个小时的陈丽群没有回到自己的住处,而是直奔学校。

前一天,他是在北京就职领奖的“时代模范”。在这一天,他回来成为无法容纳山里学生的支持校长。

进入大山

从贵阳出发,穿过群山,一直向东,经过3个多小时的车程,就是台江县。

它被称为“世界上第一个苗族县”。直到今天,深山的台江仍然戴着“国家贫困县”的帽子。在陈丽群接管之前,台江民族中学是该县唯一的普通高中,在黔东南州排名倒数第一。

三年前,陈丽群毫不犹豫地接受台江县教育科学局的邀请,来到台江民族中学。当时,他刚从杭州薛军中学校长的岗位上退休,大病初愈后,便一头扎进了山里。

陈丽群拒绝了几所私立学校校长200多万元的邀请。他成了支持教育的校长,却一无所获。

从浙江到贵州,也有记者担心这位著名的校长“可能无法确保晚会的安全”,并建议他离开时,“你最好早点离开。这里没有你的位置。”

事实上,陈丽群并非没有后悔的念头——

餐厅在大门外排成一排。这所学校只有一个能为3000多人做饭的锅。抬头看餐厅里的电线,有许多苍蝇。

更糟糕的是夜校大厅,教学楼巡回演出,吵得像菜市场,学生在走廊里乱窜,老师在讲台上刷手机。

教师很少主动向外界提及教学。他们感到羞辱。有些老师很少批改作业,而有些老师甚至不布置作业。

陈丽群去教室听讲座。在高三语文课上,他告诉我如何写作文的结尾,但黑板上写着“开门见山”。直到十分钟后,老师才意识到这个问题。数学老师在课堂上没有教案,他在课堂上谈论教案。他不能低头要求停课。“这难道不是一个错误吗?”

他甚至遇到两个老师站在教室外面上课聊天,解释说“今天的课结束了,剩下的时间学生自己学习”。

多年来,全县前100名学生和符合条件的家庭都被派往凯里或贵阳。最多能留在台江中学,十几个人。"低进低出."副总裁苏·高盛说,他刚开始工作的时候还在学校。“所有优秀的学生都已流失,留下的基础薄弱。考试很难取得好成绩,也没人愿意来。恶性循环!”

在2008年和2011年,台湾姜敏在上一次考试中只有一名学生。

这个缺口就像一个海湾。

今年9月18日,《解放日报》上官记者采访时,恰逢杭州薛军中学校长陈平带着几名特级教师拜访老校长。

外国老师给学生上了几节课,记者选择了一节高中英语课参加。老师用英语授课,观众中有50多名在高中入学考试中得分最高的学生。

包括英语系代表在内的7到8名学生被要求回答这个问题,但很少有人会说话,更不用说回答正确了。课后,学生们很尴尬,有些人说他们“困惑”。

然而,这是学校记录发生巨大变化的三年后。

台江民族中学。张凌云的照片

移交

三年就像一个转机。

高考快速上升的结果张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2017年高考办公楼前的红色广告牌上,有43人在线。今年,这一数字已达到107人,完成率为243.2%,而黔东南州的目标是44人。成绩最好的学生通过了南京大学。

今年,全县100名初中毕业生中有95名留在台江上高中。

陈丽群心里知道很多老师都在看着他,直到他立即让这两位老师停职。

陈丽群只用了两个晚上就纠正了夜校混乱的秩序。县教育局的领导来视察,感到很惊讶。"这么多年来,你第一次来的时候是怎么解决头痛问题的?"

他尽可能推动全县所有的行政会议,集中讨论学校制度和教学质量。

他创建了“安静学习环境月”,规定夜间课程不允许讨论,课后或在问答室提问。由学校领导组成的值日小组在课间逐级检查和评分,每天的分数都在公告板上更新。

他决定实施全日制寄宿制度,并翻修了宿舍楼。宿舍楼由十几个人改成了六个人。每栋宿舍楼都有一名教师陪同。从那以后,学校里再也没有学生逃课了。

学校食堂已经从一个改成了三个。为了方便高三学生吃饭,综合教学楼的地下室也被改造成了食堂。不久,学校门口的一整条街的食品摊消失了。

有时候,他太苛刻了,几乎不人道。他要求所有老师每天下午两点准时上班。起初,一直有反对意见,“家里有孩子要接,他们回家后必须做饭和买食物。中午在哪里?”然而,陈丽群强烈主张,“这里的大多数孩子在离开学校时无人照管。学校应该承担起他们缺失的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!”

"班级比白天大。"陈丽群在老师面前反复说。

他有一份学校所有班级的时间表,并且不时地拿着一张小板凳,随意走进教室坐一坐。许多老师私下说,“为什么校长似乎什么都懂?”

教数学的莫昌健直言不讳地说,2017年他被转移到平民人口中时,“压力很大”,每天至少要花3到4个小时备课。每次备课,他总是抱着“陈校长明天会来我班”的想法,从来不敢放松自己的心。陈丽群和他开玩笑说:“只要你错过这个,我真的不需要去上你的课。”

老师每学期至少要听25节课,并且每个月必须参加高三学生的月度考试。只要参加月考的老师有50元,在该科目中获得一等奖的老师将额外奖励200元。但是,如果同一年级、同一水平的两个科目的班级之间存在9分以上的差异,将被视为教学事故,不仅要召开诊断会议,还要扣除成绩。

陈丽群希望,即使有一天他离开了人民,球队仍将有可持续的造血。

原来像一滩死水,台江人不再平静浑浊。

醒来

陈丽群的另一边是学生们叫嚣的“校长的父亲”和“校长的祖父”。

62岁的陈丽群头发整齐,身材笔直,戴着眼镜,说话缓慢,背着黑色背包。

在苏副校长高盛眼里,陈校长是一个“不知疲倦的老人”。陈丽群早上7点前出现在学校,直到晚上9点或10点才离开

苏高盛过去常常在晚上有空的时候来学校,但是他没有空的时候没有来。陈丽群厉声说道:“当学生们看到我们办公楼的灯亮着时,他们的心就放心了。”

现在,每次和陈丽群家访后,苏高盛都会特意把照片发给学校工作组,“让老师们看看,校长从来没有停止过家访”。

在校长办公室的缝隙里,经常有学生来信。他整理了桌子上的信件,有几百封。一些学生给他写了匿名信,反映了学校严重的作弊气氛和食堂糟糕的食物。也有学生说,"曾经抱怨过严格的规章制度,后来明白了你的好意";另一名学生顽皮地向陈校长颁发了“最奉献和最受欢迎奖”...

陈丽群坚信教育是一次觉醒和被觉醒的旅程。

他曾在杭州长河高中创办浙江省第一个洪志班。第一个报名的学生是来送录取通知书的。假期里,陈丽群带学生回家,却发现他们的父母离家出走,房子倒塌了。当学生们哭泣时,陈丽群告诉他,“弘治班永远是你的家!”有几个孤儿和学生,他带他们回家吃除夕晚餐,并给他们压岁钱。

他从浙江带出来的951名洪志学生都被大学录取了。

当年的洪志班和山里的孩子们总是让他想起自己的年轻

每周他带着泡菜和米饭去上学,他必须走30英里。他曾经因为家庭环境不好不得不辍学,在家养了一头奶牛一年。1977年,高考恢复了。他一边给学生上课一边复习,进了大学。

“有很多学生和我处境相同。我能做的至少在我手中,这些孩子不应该被留下。”陈丽群说,很多时候需要有人“帮助这些孩子”。

收到北京颁发的奖项后的第二天,陈丽群抽出时间再次看望家人。

在过去的三年里,他几乎每两周拜访100多个贫困学生家庭,远远超过许多本地教师。

大多数学生的家都在深山中,他们的汽车穿过蜿蜒的山路。到最近的一家大约需要半个小时。就家访而言,陈丽群开了一个半小时的车,坐了45分钟的柴油船,最后走了半个小时才到达山路。

这次家访是去台中美的家,一个高三的学生。每周上学的时候,泰昌梅和他来自同一个村子的同学必须沿着山路走一个小时,然后坐公共汽车去县城。

我爸爸死在台中美小学,我妈妈出去工作了。她每个月给我家寄2000元,几年前才回来。她有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。她每个周末都完成学业,需要在县城买些食物给他们做饭。

她觉得自己的成绩很差,她担心自己不会被大学录取。她流着泪低下头,低声说,“我真的不能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学习上……”

许多年前,家里的床是用木头和铁丝包起来的。每个周末回家时,她都会和弟弟妹妹挤在只有一床被子的床上。吊脚楼四周通风良好,冬天只能多穿几件衣服保暖。

家访结束时,陈丽群特别指示苏高盛提醒他冬天送被子到泰昌梅家。

该校有3000多名学生,其中1300多名是有档案卡的贫困家庭。陈丽群经常和学生聊天。每当他发现这是一个连基本生活费用都没有的孩子,他就给300元和500袁媛,并嘱咐:“如果生活中有困难,你一定要告诉我!”

在过去的三年里,他自掏腰包花了20多万元来培训教师和资助学生。

陈丽群曾经试图学习苗语,并专门买了一本书,但他没有多少时间,不得不放弃。经过多次家访,他能够理解一些简单的苗族语言。

他还将参观学生家中的田地,“降低重心,俯下身来倾听,而不是从上面观看”。

今年元旦下了一场大雪。出于安全考虑,学校没有放假。学生们私下抱怨。陈丽群主动走到操场,带学生们一起滑冰。这位学生在后来的信中写道:“我可能再也见不到像校长这样的老朋友了。”

陈丽群参观学生之家。张凌云的照片

视野

“那边山上有什么?”陈丽群把这个问题抛给学生们。

"山的另一边仍然是山."学生们齐声加入。

陈丽群曾经在高三班级的愿望墙上看到一个学生的三年高中目标——娶一个妻子回家。他打电话给学生询问,学生们坦率地承认这是最真实的想法。

他开始从学生的认知和视觉上思考他是否在考虑这个问题。

“经验是人类的。”陈丽群说他最不想看到的是“学生们认为校长大老远跑来爱我,但他们不理解我。”

他非常担心学生的英语水平——高三一些班的英语考试平均分数只有17分。然而,在一次家访中,当他和父母合影时,他发现他们两个都不懂对方只会说苗语,所以他突然明白了孩子们学习英语的困难。“他们起步晚,基础薄弱。大城市的孩子不可能有学英语的环境。他们必须慢慢来,不能着急。”

他在学校推广艺术节,鼓励学生穿民族服装表演节目。学校主干道上新建的灯柱也绘有苗族特色图案。“我不想让父母担心汉族校长的到来会让孩子们失去自己的民族传统。”

在他的鼓励下,足球、篮球、书法和篆刻、苗族歌舞甚至滑板等社区活动变得越来越丰富。2017年,中国足球队首次进入贵州高中足球联赛决赛。

学习从来都不是他唯一的追求。在每天下午的第八节课上,他让高一和高二学生在操场上跑步,而高三学生每天早上跑步。到目前为止,这条规则一直得到严格执行。

在贵州省教育厅的支持下,他领导建立了一个主要的试点工作室。他走访了黔东南州的所有县市和周代以外的一些县市,组织了100多次校长巡回演讲。他呼吁学校教师和驻村干部携起手来,在村里形成“种田、读书和家庭传播”的观念,让山里的人们能够认识到教育的重要性。

结果,一个政党的教育观念和风气发生了变化。仅仅在三年时间里,甚至县初中和小学的教学水平也逐渐提高。进入台江的门槛已经提高,分数从2016年的260分升至487分。

县领导告诉他,过去,当鞭炮在村子里响起时,几乎所有的鞭炮都是作为士兵发放的,而今年的许多鞭炮都是为了高考而燃放的。几年前,当高三举行家长会时,没有老师那么多家长。在最近的家长会上,一些家长从广东回来了。

今天,台江县几乎没有人知道陈丽群。一名在学校超市工作的浙江籍员工曾打车回学校。司机听说他来自浙江,不收任何钱。正是因为这个来自浙江的校长。

人民中学的学生正在做早操。张凌云的照片

灯光

2018年学校开学时,陈丽群收到了两封信。

一个来自高三学生蒋夏海。那时,很难进入大学。她在信中写道,“如果我能进大学,我希望你能给我寄幸福纸。”

江夏海的祖母张廷珍的一封信。她是村里少有的既能读又能说普通话的老人。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孙女身上。"我希望校长能更加重视学校的指导."陈丽群家访后,张廷珍在信中写下了他不敢亲自说的话。

今年夏天,夏海以9分的成绩通过了全国高考,并被上海商学院法学专业录取。陈丽群履行了他的诺言,带了几个老师、鞭炮、蔬菜和肉到江夏海的家来传递婚礼消息。

江夏海决心申请上海的一所学校,并决心学习法律。张廷珍说,这么多年来,他的孙女是全村受测试最远的人。

临行前,江夏海告诉奶奶,她学法律是因为她身边有太多需要法律援助的绝望的人。她希望毕业后回到台江,用自己的知识帮助家乡的人们。

这里的孩子们实际上渴望外面的世界。浙江大学的老师给学生们看了一部浙江大学的宣传片。学生们非常兴奋,但是当他们听到比分时,大家都沉默了。

"他们对出去不够自信。"陈丽群说。

一个在浙江通过考试的学生写信给他,“是你的到来给了我走出贵州的想法”。

高二学生杨桃告诉记者,她的目标是北京大学。她是高中入学考试中第一个在人民学校呆了这么多年的尖子生。

高中之前,她和她的前50名同学被组织到北京学习。这是她第一次来北京。在那之前,她只去过广东,她父亲尽可能在那里工作。她记得北京大学西门外有许多游客。他们只在门口拍照,没有进去。"我现在的分数似乎离北京大学有一段距离."

陈丽群也无能为力。他知道自己无法改变山里所有孩子的命运。他也知道他不能作为校长留在人们中间。

孙女今年5月刚刚出生,而陈丽群已经成为祖父,还没有亲眼见过她。

离家前,陈丽群对他90岁的母亲说,“不是为了实用,不是为了功绩,只是为了愿望。”

他经常认为那些坚持教育的人往往是“孤独的理想主义者”。

他的微信头像是翟子里小学的照片,是在一次家访中拍摄的。低矮的两层教学楼是木制的,四周都漏风。如果你想进入教室,你必须小心地踩在黑板上。他说:“每次我感到震惊,我都会看着这张照片,告诉自己我停不下来。”

采访结束时,当离开台江中学时,教学楼在夜间学习时灯火通明。从远处看,它是山中最明亮的地方。

声明:转载本文是为了传递更多信息。如果源标签有错误或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请使用所有权证书联系我们的网站。我们将及时更正和删除它们。谢谢你。

特区彩票 安徽快3投注 北京快3投注 甘肃11选5 云南十一选五